董事长董秘遭谴责又收警示函,年报被“非标”!这家公司异动有点多

上市公司卓玛|2022-05-13 16:16|65000

字体大小:Aa-Aa+

2021年,宋都股份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4.98亿元,同比增长4.70%;实现归母净利润-3.94亿元,同比大幅减少211.90%

 

  

《投资时报》研究员 卓玛

 

“本期债券回售金额,1.85亿元;本次付息金额,1490.64万元;本期债券余额,2.08亿元;票面利率高达8.50%”。

 

5月11日,宋都基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宋都股份,600077.SH)发布了2019年发行的“19宋都01”今年第一次付息结果的公告。

 

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宋都股份仍有两笔债券处于存续期,债券存量规模为4.08亿元,且均为私募债,分别是“19宋都01”和“21宋都01”。这两笔私募债的票面利率均为8.50%,债券期限均为3年。

 

其中,“19宋都01”的发行规模为8亿元,债券余额为2.08亿元,将于今年5月30日到期;“21宋都01”的发行规模为2亿元,债券余额为2亿元,将于2024年8月17日到期。

 

事实上,尽管宋都股份顺利偿付了“19宋都01”的部分本金和利息,但该公司的业绩情况却并不乐观。

 

踩着年报集中披露季的尾巴,宋都股份发布了2021年报和今年一季报。年报显示,宋都股份2021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4.98亿元,同比增长4.70%;实现归母净利润-3.94亿元,同比减少211.90%。今年一季度, 宋都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7.33亿元,同比增长78.38%;实现归母净利润-1163.36万元,同比减少131.57%。均表现为增收不增利。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自今年初表示要设立锂业有关子公司后,宋都股份的股价在年内迎来了一波上涨行情,并在3月22日报收于7.22元/股这一近年来的最高点,但此后即因该公司出售员工持股计划而震荡下行至今。

 

截至5月12日收盘,宋都股份报收于3.97元/股,已较3月22日收盘价下跌45.01%,当前总市值为53.20亿元。

 

宋都股份2020年以来的股价走势(元)

数据来源:Wind

 

年报一季报增收不增利

 

据宋都股份发布的2021年报显示,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4.98亿元,同比增长4.70%;实现归母净利润-3.94亿元,同比减少211.90%;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3.79亿元,同比减少170.12%,表现为增收不增利,而该公司上一次出现亏损还要追溯至2016年。

 

对于利润下滑,宋都股份将之归结为“自持项目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以及“新交付项目毛利率下降”两大原因。其中,该公司与年报同时发布的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宋都股份将对如意春江一期、麓宸府和相贤府三个自持项目合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2.31亿元,占本期归母净利润的59%,占公司总资产的0.5%,占公司净资产的5%。

 

从营收构成上看,宋都股份绝大部分收入来源于房地产业务,全年实现营收72.23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96.33%。该项业务全年实现的营收较上年同比增长3.87%,但营业成本却同比增长9.40%,毛利率因此较上年同比减少4.16个百分点。

 

作为一家地产企业,宋都股份全年实现全口径销售金额191亿元,其中下半年实现销售金额98.5亿元,较上半年的92.5亿元增长6%。报告期内新增8宗地块(上半年新增7宗,下半年新增1宗),新增土地面积37.88万平方米,新增总建筑面积101.37万平方米,分别覆盖浙江杭州、浙江衢州、浙江宁波、安徽宣城等城市。截至报告期末,该公司项目覆盖浙江、江苏、安徽、广西四个省份,在建拟建项目总建筑面积为453.68万平方米。

 

2022年一季度,宋都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7.33亿元,同比增长78.38%;实现归母净利润-1163.36万元,同比减少131.57%;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1374.16万元,同比减少136.30%。

 

宋都股份2021年业绩表现(元)

数据来源:公司2021年报

 

被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审计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宋都股份的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天健所),为该公司2021年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20年5月27日,宋都股份在对上交所关于该公司2019年报问询函的回复中称,公司控股股东宋都控股和实控人俞建午力争在1年内彻底解决上市公司为控股股东提供存单质押担保问题。

 

但到了一年后的2021年5月27日,上述问题未能解决。宋都股份当日公告表示,宋都控股和俞建午承诺通过变现各类资产等方式逐步降低上市公司提供的担保金额,并最晚于2023年末前彻底消除存单质押的互保情形。

 

截至2021年末,宋都股份为宋都控股及其子公司31.726亿元(其中,以33.436亿元定期存单提供质押担保30.746亿元、保证担保0.98亿元)的借款余额提供担保,占宋都股份期末净资产的73.47%。

 

天健所表示,截至审计报告日,宋都股份为宋都控股提供担保的借款余额仍有29.921亿元,上市公司虽然尚未因该等担保事项发生实际代偿损失,但控股股东和实控人能否在上述期限内彻底解决存单质押担保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此外,2021年1月22日,俞建午因涉嫌内幕交易股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年12月23日,证监会对俞建午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俞建午因内幕交易非宋都股份股票违法所得3679.31万元,并处以1.10亿元罚款。截至审计报告日,俞建午已缴纳违法所得,但尚未缴纳罚款。

 

天健所表示,考虑到上述事项的重要性,在审计报告中增加强调事项段,并提醒财务报表使用者关注。

 

宋都股份称,公司董事会将会持续关注实控人内幕交易非宋都股份股票受处罚事项,以及实控人与控股股东降低存单质押的资产处置举措,督促其按承诺完成并及时履行信披义务。同时,公司董事会将进一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提升内部控制水平,积极化解上述强调事项段所涉及事项可能给公司带来的不利影响,切实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

 

董事长董秘遭公开谴责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不只是上述审计机构提到的处罚,就在宋都股份发布年报之前,4月22日,上交所对宋都股份及有关责任人下发了予以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决定——因宋都股份在信息披露和有关责任人在职责履行方面存在异常波动,及风险提示公告披露不真实、不完整,以及公司未完成股份回购方案等情况,上交所对宋都股份和时任董事长俞建午和时任董秘郑羲亮予以公开谴责,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具体来看,未完成股份回购方案方面,2021年1月22日,宋都股份发布了股份回购预案,拟在未来12个月内以不超过4.61元/股的价格回购不低于1.3亿元,不超过2.6亿元的公司股份用于实施股权激励,资金来源为自有、自筹资金。

 

但到了今年1月21日,该公司公告表示未能按期完成回购并终止了此次回购,原因是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和毛利率均呈下降趋势,而公司今年以来加强贯彻以资金流动性的安全管理为第一导向,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截至公告日,宋都股份仅累计回购262.5万股,支付回购总金额799.9811万元(不含印花税、佣金等交易费用),占回购预案金额下限的6.15%。

 

至于异常波动及风险提示公告披露不真实、不完整,今年1月4日晚,在“盐湖提锂”概念火热的当下,宋都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出资5亿元新设立一家名为“浙江宋都锂业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告显示,这一出资额占宋都股份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60%,而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宋都股份同时表示,公司目前尚未有锂业相关业务,没有相关技术储备,没有相关资源及专业团队,此次投资仅是新设全资子公司,公司主营业务仍为房地产经营与销售,2020年公司房地产业务实现的收入占总营收的97.10%。此外,公司尚未明确具体投资项目,尚未签订相关投资协议,未来的经营业绩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尽管如此,宋都股份股价仍在1月4日至1月7日这四个交易日中累计上涨46.49%。

 

此后,3月13日,宋都股份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宋都锂科与启迪清源形成联合体,共同参与西藏珠峰“阿根廷锂钾有限公司年产5万吨碳酸锂盐湖提锂建设项目设备、运营、技术服务”项目的执行,并单独为涉及的设备采购垫资16亿元。

 

宋都股份同时表示,这一垫资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净资产的33.93%,对公司当期的现金流支出有一定影响,但由于项目经营存在一定周期性,对公司当期业绩没有重大影响。事实上,16亿元相当于宋都股份过去10年的净利润总和。

 

值得注意的是,宋都股份在董事会审议时,有三名独立董事对上述事项投出了弃权票。

 

而这一投资行为也引来了监管方的关注。上交所当日火速对宋都股份下发了包含三个问题的问询函,要求该公司进一步说明项目的决策情况和商业合理性以及项目的相关风险等问题。

 

不过上交所的问询函并未挡住宋都股份股价继续上涨的脚步,3月14日至3月22日,该公司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

 

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而就在公司股价因“盐湖提锂”概念被拉升至3月22日收盘时的7.22元/股这一近年来的历史最高点后,当天盘后,宋都股份发布了2018年员工持股计划出售进展公告,表示当日已以6.77元/股出售了3242.92万股,套现2.20亿元,剩余股份数为59.95万股。3月23日盘后,该公司称,截至当日,2018年员工持股计划已全部出售完毕。

 

上述公告披露后,宋都股份3月23日股价下跌9.97%,3月24日继续下跌8.77%。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宋都股份曾分别于3月14日、16日和21日三次发布股票交易异动公告,分别于3月15日、18日和22日发布股票交易风险提示公告,均表示不存在应披未披的重大信息,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董监高及控股股东、实控人在股票交易异动期间不存在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也未发现其他可能对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项。

 

不过事实上,据该公司3月28日发布的关于公司董监高放弃2018年员工持股计划收益的公告显示,该公司共有7名现任董监高参加了上述员工持股计划,实际出资比例达27.84%。其中,俞建午的实际出资占比为10.90%,郑羲亮的实际出资占比为0.93%。

 

基于以上垫资和出售员工持股计划等事项,3月23日,宋都股份收到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4月14日,该公司在回复监管工作函时表示,公司存在未将员工持股计划的出售作为股价敏感事项、对异动公告格式指引的理解不足、前期公司核查工作不够全面以及前期公司未及时做好内部员工工作等问题,公司将深刻反省反思在决策过程和信息披露过程中的相关问题,做好整改,保障公司依法合规经营。

 

此外,基于上述员工持股计划出售情况,证监会浙江证监局也认为宋都股份信息披露存在不及时和重大遗漏的违规情形,并按照相关规定,在3月31日对该公司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对俞建午和郑羲亮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诚信档案。

 

 
卓玛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