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过山车!这家珠宝百年老店再谋控股权变更?

上市公司林申|2022-06-27 14:56|54642

字体大小:Aa-Aa+

近几年,萃华珠宝毛利率呈现出连续下降态势,已由2019年的16.83%下降至2021年的7.05%

 

《投资时报》研究员 林申

继6月16日当天股价放量大涨9.61%后,6月21日及22日,百年老店沈阳萃华金银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萃华珠宝,002731.SZ)连续两个一字板涨停。但此后该股又于6月23日暴跌8.96%,6月24日续跌4.59%。

短短五个交易日,公司股价缘何异动?这或与一则股权变更信息不无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6月16日,萃华珠宝控股股东翠艺投资与陈思伟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陈思伟拟通过协议受让翠艺投资持有的萃华珠宝3073.87万股股份,协议转让交割完成后,陈思伟持有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00%。

同日,翠艺投资及一致行动人郭英杰、郭裕春、郭琼雁与陈思伟签署《表决权放弃协议》,约定翠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郭英杰、郭裕春、郭琼雁放弃其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4964.71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19.38%)的表决权。

受上述实控人变更消息以及二级市场股价异动影响,萃华珠宝收到深交所关注函。深交所要求萃华珠宝就翠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与陈思伟之间业务和资金往来情况,是否存在其他协议、约定,是否存在股份转让价款来源于上市公司的情况等事宜做出详细说明。

若抛开上述实控人变更事宜,将目光聚焦于萃华珠宝业绩表现来看,据Wind数据显示,近几年该公司盈利水平呈现出波幅较大的态势,且归母净利润已经由2017年的0.63亿元下滑至2021年的0.34亿元。与此同时,该公司毛利率也呈现出连续下降的态势,已由2019年的16.83%下降至2021年的7.05%。

萃华珠宝今年以来股价走势(元)

数据来源:Wind

实控人变更收关注函

6月21日,萃华珠宝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详细说明控制权转让的具体筹划过程,以及董事会申请股票停牌具体决策程序、主要决策过程;说明控制权转让安排的合法合规性,以及是否存在刻意规避一致行动安排,进而避免履行要约收购义务的情形。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收到关注函前的6月17日及6月18日,该公司曾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现控股股东翠艺投资拟将持有公司12%的股份协议转让给陈思伟,同时约定翠艺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郭英杰、郭裕春、郭琼雁放弃其合计持有的19.38%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期限为3年。本次权益变动后,陈思伟将持有萃华珠宝12%的股份,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需要注意的是,早在半年前萃华珠宝就曾筹划变更实控人。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11月,浙江富商陈华崇拟通过受让郭英杰家族部分股权、包揽定增等途径,合计出资约5.2亿元,成为萃华珠宝实控人。但受多种因素影响,今年年初上述定增即宣告终止。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本次萃华珠宝因实控人拟变更的信息在股价上出现了异动。

据Wind数据显示,6月16日,该公司盘中多次触及涨停,且收盘放量大涨9.61%;6月21日复牌后,该公司股价连续两日一字板涨停;6月23日,该公司股价下跌8.93%,6月24日续跌4.59%,收报于17.68元/股,部分资金已利好兑现。

对于股价异动,深交所也在关注函中要求萃华珠宝自查是否存在相关人员利用内幕信息进行股票交易的情形,并报备完整的内幕知情人名单和本次交易进程的备忘录。

引发注入锂电资产遐想?

对于上述股权变更事宜,《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注意到,陈思伟因看好萃华珠宝未来发展前景,拟通过本次权益变动获得该公司的控制权。同时,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陈思伟将规范管理运作上市公司,提升萃华珠宝的盈利能力,改善资产质量。

公开资料显示,陈思伟是我国锂电行业先驱人物,曾与技术团队在九十年代末成功自主研发出了目前全世界主流的氢氧化锂制备工艺——“冷冻法”,大幅降低了氢氧化锂的生产成本和效率。

目前陈思伟主要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分别持有四川思特瑞科技有限公司62.71%股份、四川思特瑞锂业有限公司57.18%股份、阿坝州高远锂电材料有限公司62.71%股份、金川县观音桥锂业有限责任公司9%股权。

反观锂电行业来看,在“双碳”发展愿景下,新能源成为我国的重要发展战略方向,而锂电产业作为其中的一个重要分支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目前制取锂产品主要靠锂辉石和盐湖提锂,但我国90%锂精矿通过澳洲进口,盐湖提锂尚未形成规模,最终造成锂产品供不应求现象,若最终陈思伟成为萃华珠宝实际控制人,这不免为市场留下了该公司未来是否会注入锂电资产的想象空间。

盈利波幅较大

作为主要从事珠宝饰品设计、加工、批发和零售的“中华老字号”企业,近几年萃华珠宝盈利水平面临较大波动。

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21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63亿元、0.3亿元、0.37亿元、0.29亿元及0.34亿元,可以看到,该公司近五年归母净利润呈现出波幅较大的态势,且虽然2019年及2021年其归母净利润同比有所上涨,但整体上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已然呈现出下降的趋势。

对于上述盈利规模整体的走低,《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公开资料注意到,萃华珠宝主要的收入来源为黄金饰品,截至2021年12月底,该公司来自黄金饰品的收入为34.11亿元,同比增长78.81%,占当期收入的比重高达92.7%。可以看到,黄金饰品为该公司创收的主要源泉,亦即黄金饰品的盈利能力高低对该公司整体盈利水平有较大影响。

若将目光聚焦于该公司黄金饰品毛利率表现来看,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萃华珠宝黄金产品毛利率分别为14.07%、12.17%及4.8%,处于连续下降的通道,这也相应地使得该公司综合毛利率也由16.83%下滑至7.05%。

此外,从黄金珠宝行业来看,据公开资料显示,黄金珠宝行业属于充分竞争行业,市场化程度高、竞争较为激烈。这其中,既有以卡地亚、蒂芙尼为代表的国外高端品牌、以周大福(01929.HK)等港资品牌及莱绅通灵(603900.SH)、曼卡龙(300945.SZ)等国内主要上市珠宝企业为代表的领先品牌,以及部分区域性珠宝企业,覆盖了国内多层次的核心珠宝消费市场。

在行业竞争较为激烈的大环境下,是进行产品优化以满足消费者更趋多样化的需求,还是战略转向跨界,或成为该公司重点思考的方向。

萃华珠宝2017年—2021年归母净利润及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

数据来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林申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