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负增长活跃买家减少!阿宽食品IPO如何再造网红爆款?

上市公司殷玉佳|2022-06-28 14:48|44698

字体大小:Aa-Aa+

相较于前几年的高速增长,阿宽食品2021年归母净利润增速下滑22.68%,综合毛利率下滑了1.9个百分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 殷玉佳

主打四川特色的阿宽红油面皮,是方便食品界2018年就诞生的爆款黑马,近年风靡于市场。背后的制造商四川白家阿宽食品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阿宽食品)也于2021年末发布了招股说明书,开启了冲击IPO之旅,剑指“新型方便食品第一股”。

“通过挖掘地方传统风味小吃,结合现代食品加工工艺,打造爆款新型方便食品”,正是阿宽食品异军突起的打法。

六月上旬,阿宽食品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更新了招股书。此次IPO,阿宽食品本次计划募集共计6.65亿元资金,将用于建设健康食品产业园(第一期)和研发中心。

在方便食品行业,前有康师傅、统一、今麦郎、白象食品等一众老牌企业林立;后有诸多新锐网红品牌拉面说、食族人等入局,广西螺蛳粉亦独占一隅。而外卖,更是方便食品的隐形竞争对手。面对同质化竞争逐渐严重的红海,阿宽食品一开始就避开了行业大牛,而是走差异化竞争路线,直击中高端市场。

不过其最新更新的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实现营收12.14亿元,同比增长9.4%,归母净利润5896.69万元,同比下滑22.68%。

《投资时报》研究员就该公司的营收利润增速下滑及行业变化等问题致函阿宽食品,公司回复称一切以最新一版的招股说明书为准。

瞄准方便食品行业中高端区间的阿宽食品,能否继续突围?爆款打法还能复制吗?

成本端持续承压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1年,阿宽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4.22亿元、6.31亿元、11.10亿元、12.14亿元,自2019年起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9.54%、75.89%和9.40%;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08.48万元、2364.85万元、7626.49万元、5896.69万元,自2019年起同比增长分别为288.65%、222.49%和-22.68%。

不难发现,相比前几年,该公司2021年营收增速骤减,仅为9.4%,归母净利润更是首次下滑,同比下降22.68%。

对此,阿宽食品并未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具体原因,但其表示,若公司不能通过提高研发实力、拓展营销网络、加强管理、及时扩大产能等方式提高竞争力,则可能面对公司市场份额下降、市场空间受到挤压、产品价格受到冲击,进而导致公司营业收入或者净利润出现下滑的风险。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2019年—2021年,阿宽食品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22%、36.30%、34.50%,呈现小幅下降趋势。尽管整体来看公司毛利率比较稳定,但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压力不可小觑。

截至2021年末,公司预付款项余额较2020年末增长102.26%,主要系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为满足生产需要及平衡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风险,公司增加对部分供应商的原材料预付款项所致。

除此之外,2021年末,该公司原材料余额较2020年末上升76.69%,主要是增加了相应产品生产所需的原材料备货。公司称,2021年受疫情和国际环境影响,生产所需的油脂、辣椒油树脂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为保障生产需要和成本控制,公司增加了相应原材料的备货量。

同时,作为方便面行业的重点原材料之一,棕榈油的价格自2021年初至2022年6月,一直震荡上升,涨幅高达一倍。这也是该公司在原材料端加紧备货,加大预付款力度的直接原因。

阿宽食品在招股说明书中称,直接材料采购单价上升或下降10%,公司主营业务毛利将下降或上升14.76%、19.02%和20.60%,主营业务毛利对直接材料采购单价的敏感性系数分别为-1.48、-1.90和-2.06。可以看到,原材料价格上涨,是该公司2021年毛利率同比下滑的原因。尽管该公司2022年数据暂未更新,但原材料价格上涨致公司成本端承压或不可避免。

渠道之殇

阿宽食品主要产品包括方便面、方便粉丝、方便米线、自热食品等4大品类,单品超200个,其中“阿宽”和“白家陈记”2大品牌在市场中拥有较高知名度,但公司整体市场占有率较为有限。而“红油面皮”是公司的拳头产品,随着公司红油面皮系列产品销售规模的不断提升,该公司乘势推出了多款不同系列及不同规格的红油面皮产品。

爆款打法渐有成效,那么公司营收情况如何?事实上,红油面皮所在的方便面品类,是该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1年,阿宽面皮方便面品类的营收分别为1.66亿、2.76亿、5.72亿和7.58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40.60%、45.12%、53.03%、64.53%。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从销售端来看,2018年至2021年,该公司销售费用分别为1.06亿元、1.40亿元、1.44亿元及1.64亿元,占公司营收比例分别为25.31%、22.12%、13.02%及13.52%。可以看出,尽管销售费用一直上升,但从2020年开始销售费用占总营收比例是下降的。这中间不乏2020年新冠疫情带来的“宅经济”的影响,营收大幅增长的情况下,销售费用并未随之产生较大幅度的增长。

另一方面,从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按销售模式构成情况来看,2021年,经销模式占总营收的56.08%,直销模式占营收比重为43.92%。在直销模式下,2019年至2021年,该公司电商自营的部分营收分别为1.11亿元、2.28亿元及2.68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18.15%、21.18%及22.81%。不难看出,阿宽食品电商自营的营收总体比较稳定,没有扩大之势。作为一个在网络上走红的新品牌,其并没有依赖单一的线上自营模式。

事实上,经销模式的线上渠道和线下渠道,毛利率也差别较大。2019年—2021年,该公司线下渠道的毛利率分别为37.18%、32.70%和31.95%,线上渠道的毛利率分别为26.77%、20.95%和21.22%。线上渠道尽管流通环节少,但电商平台服务费、快递费、推广费等相关费用由线上经销商自行承担,公司通常会直接给予其一定比例的随单折扣优惠,从而导致该渠道毛利率反而低于线下渠道。

但是,在大环境趋势下,线上收入依然是阿宽食品不可或缺的重要销售渠道。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三年间,公司线上渠道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08元、6.61亿元和7.43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46%、61.34%和63.30%,总体呈现逐年提高的趋势。

线上经销渠道的拓展,事实上也帮公司承担了一大笔“销售费用”,虽然代价是线上渠道毛利率普遍较线下渠道低不少。

此外,仍有些方面值得关注,比如公司电商自营店铺的人均消费情况。2021年,该公司订单总金额为1.86亿元,较2020年的2.43亿元同比下滑23.46%;活跃用户数435.21万人,较2020年的537.56万人,同比下滑19.04%;人均消费金额较上一年度也小有下滑,为42.69元,该数据2020年为45.15元。对此,该公司称由于《个人信息保护法》出台,第三方电商平台为保障消费者个人信息权益,有些保留加密数据并未计算其中。

阿宽食品2019年至2021年主营业务收入按销售模式构成情况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殷玉佳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