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新能源”就能火?梦洁股份拟易主,股价再现过山车

上市公司罗艺|2022-07-01 16:12|75139

字体大小:Aa-Aa+

高端化之路未能挽救梦洁家纺主业,2021年该公司出现上市以来首亏,年亏损额度达1.56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罗艺

曾经的“家纺三巨头”之一梦洁股份(002397.SZ),最近在资本市场上火了一把。6月28日、6月29日,梦洁股份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但6月30日,该公司却以跌停报收于4.37元/股。一时之间天上地下。

资本市场上的异动,源于梦洁股份6月28日晚间发布的一则消息。据悉,梦洁股份将易主,而对方公司的名字中包含了“新能源”三个字,这引发了市场的无限遐想。

但未来的第一大股东,果真如市场所猜测,能将梦洁股份从家纺业带入目前大热的新能源行业吗?答案或许并非如想象那般美好。据公告信息显示,梦洁股份拟易主公司为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但该公司经营时间不足4个月,且截至目前,新股东并未披露与新能源相关的资产和能力。

梦洁股份急于转手的原因,或与大股东资金紧张相关。为应对大额债务,梦洁股份控股股东姜天武及其关联方不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导致年报被深交所问询。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梦洁股份大股东及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为8081.23万元。上述占用资金已于2022年4月28日全部归还。

除大股东资金紧张问题外,梦洁股份目前从事的主营家纺业务也开始走下坡路。自2016年开始,梦洁股份的家纺业务打破一直向上走的局面,至今仍未见大的起色。到2021年,公司希望通过高端化之路挽救家纺业务,但收效甚微,并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亏,全年亏损达1.56亿元。

变更实控人,主业将转型?

6月28日晚间,梦洁股份发布《关于控制权拟发生变更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公告显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姜天武、股东李建伟、李菁、张爱纯拟将其持有合计7700万股,转让给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占公司总股本的10.17%。

同时,李建伟、李菁拟将其剩余合计7263万股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行使,占公司总股本的9.60%;姜天武拟放弃其剩余1.01亿股对应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的13.36%。

这意味着,本次交易完成后,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将拥有1.50亿股对应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的19.77%,成为梦洁股份拥有表决权的第一大股东。李国富将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公告还显示,此次交易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为每股人民币5元,高于截至6月30日收盘4.37元/股价格。根据披露信息,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应向梦洁股份转让方支付的标的股份转让价款总额为3.85亿元。

名称带有“新能源”三个字的未来第一大股东到底是谁?它能否如市场所预期,将梦洁股份从目前的家纺主业带入新能源行业?

公告信息显示,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3月9日。这家成立不足4个月的新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太阳能发电技术服务和产品销售、新材料技术研发及推广服务、石墨及碳素制品销售、石墨烯材料销售等。

至于其他方面,梦洁股份目前尚未披露更多公开信息。

不过从梦洁股份在公告中的信息,可推测其转型的预期时间表。公告透露,在本次交易完成后,梦洁股份董事长姜天武将仍任该职务,期限自收购方取得梦洁股份控制权后不短于2年;2年后直至家纺业务扣非净利润占目标公司业务扣非净利润比重低于50%时,姜天武将卸任董事长职务。

而新的公司实控人李国富的过往经营业务中,涉及化工、环境治理、软件信息、餐饮等行业,均与新能源无关。

公开信息显示,李国富主要控制的企业中最大的一家为深圳市腾龙源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为表面处理和水处理系列化学品及周边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环保整体解决方案的设计。

信息显示,2019年至2021年,深圳市腾龙源实业有限公司营业收入分别实现2.49亿元、2.61亿元和3.60亿元,净利润分别实现131.23万元、1063.62万元和940万元。

大股东债务压顶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截至2021年末,深圳市腾龙源实业有限公司的合计资产规模为8394万元,如算上其他控制的企业,合计资产总额也仅1.46亿元,与梦洁股份截至2021年的34.11亿元的资产总额相比,规模甚小。

为何梦洁股份急于转让控股权,即使对方规模远小于自身?梦洁股份在公告中给出的答案是,本次转让将有利于化解大股东资金紧张局面,从而有利于优化上市公司股东结构和股东治理,提升公司整体实力,对未来发展将产生积极影响。

梦洁股份大股东的资金有多紧张?今年年报发布之后,梦洁股份曾在接受深交所“公司是否存在关联方变相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时,道出了真相。

据梦洁股份2021年报信息显示,控股股东姜天武及其关联方李建伟、李菁、李军、张爱纯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报告期新增8820万元,本期收回800万元,期末五人合计占用余额为8081.23万元(本金8020万元、利息61.23万元)。年报显示,上述资金用于偿还共同债务或个人债务。最新信息显示,上述占用资金已于2022年4月28日全部归还。

梦洁股份此前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透露了债务的来源。信息显示,2021年,梦洁股份触发了此前公司定增兜底协议约定的差额补足义务,大股东因此形成了定增兜底债务3.6亿元。

定增兜底协议源于2017年8月,梦洁股份当时拟进行一次定增。但基于彼时资本市场低迷,梦洁股份为确保发行成功及保障公司下一阶段发展资金,公司大股东于2017年12月,与厦门信托及金元百利三方,及天津信托两方分别签署《差额补足协议》。2018年1月,梦洁股份以7.48元/股完成发行7624万股,募资5.70亿元。但其后,梦洁股份股价表现未及预期,触发定增兜底协议约定的差额补足业务,形成定增兜底债务。

此外,股东李菁将持有的3471万股质押给国海证券,导致了债务。公司在上述回复中称,上述债务形成后,公司大股东进行了股权质押等增信促使缓解压力,并通过减持、分红等方式筹措资金,但仍难以解决。最终,为解决短期资金周转,大股东姜天武及李菁实施了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行为。

家纺主业仍未脱困

在大股东债务承压的背后,是梦洁股份主营业务的持续性“低迷”。

公开资料显示,梦洁股份成立于1981年,主营家纺产品的设计、制造及销售,产品包含床上用品、软体家具等,曾与罗莱生活、富安娜一起,被市场誉为“家纺三巨头”。

自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到2015年,梦洁股份的表现一直尚好。2015年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17亿元,净利润1.55亿元。此后,公司净利润再也未过亿元,2016和2017年,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37.28%和47.30%。

2018年、2019年,梦洁股份盈利在上两年基础上有所回升,分别实现8438万元和8539万元。在随后的两年,梦洁股份也做过不少尝试,但都收效甚微。

2020年,梦洁股份与当时的网红主播薇娅达成战略合作,但除在资本市场上赢得了短暂的反弹外,对公司实际的业绩并未带来改变,当年营收和净利润均同比下滑14.73%和47.39%。

2021年,梦洁股份响应消费升级趋势,计划向高端床上用品转型,并押宝顶流明星助阵。年报数据显示,公司2021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93%至24.63亿元,但净利润却出现了首亏,同比减少447.1%。

2021年报数据显示,梦洁股份增收不增利局面的形成,或与营业成本的激增有关。其中,广告费投入1.3亿元,同比增长69.8%;终端建设费投入0.85亿元,同比增加85.2%。

近年来,随着新一代年轻消费者逐渐成为市场消费主力,以及跨行业品牌加入带来的压力,传统家纺行业面临着更多挑战,行业头部企业业绩均承压。

但与传统“家纺三巨头”相比,梦洁股份的滑坡似乎显得更加剧烈。《投资时报》查阅同行业数据发现,2021年,无论是从规模还是盈利的增长上,梦洁股份都落后于同行。

数据显示,2021年,罗莱生活实现营收57.60亿元,同比增长17.3%;净利润实现7.13亿元,同比增长21.92%;富安娜实现营业收入31.79亿元,同比增长10.62%,净利润实现5.46亿元,同比增长5.69%。

今年一季度数据显示,梦洁股份的家纺主业仍未摆脱困境。一季度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实现5.14亿元,同比增长2.25%;净利润亏损921.26万元,同比减少126.77%。

梦洁股份2015年至2021年归属净利润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历年年报

 

 
罗艺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