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充足率下降,多股东股权遭质押或冻结!长沙银行该如何突破前行?

机构投资田文会|2022-06-27 15:29|64609

字体大小:Aa-Aa+

长沙银行第七大股东新华联建设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2.1亿股该行股份已全部冻结。而该行前十大股东中,还有四大股东有股份被质押

 

《投资时报》研究员 田文会

长沙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沙银行,601577.SH)今年一季度末资产升至8265亿元,较该行2018年上市当年末增56.95%。不过,该行这几年也持续面对股东股权质押或冻结问题。

长沙银行近日公告,该行股东湖南新华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建设)持有的约1.4亿股长沙银行股份被冻结,且新华联建设及其一致行动人湖南新华联国际石油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石油)合计持有的长沙银行2.1亿股股份已全部被冻结,冻结原因主要为金融债务纠纷诉前保全。

新华联建设为长沙银行第七大股东。据此前公告,长沙银行前十大股东中,还有四家质押了其所持该行股份中的部分股份。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长沙银行A股上市当年,前十大股东中即有五家股东所持股份部分被质押。

除了股东股权问题,近一年,该行还出现董事和高管人员变动频繁的情况,包括董事长和行长皆已变更。

今年一季度,长沙银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21亿元,同比增13.05%,高于同期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速。2018年—2021年,该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3.94%、13.43%、5.08%、18.09%,也均高于相应时间商业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速。

不过,该行信用减值损失持续增长,今年一季度同比增14.73%,上年全年同比增16.95%。而且,一季度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同期商业银行水平,同时,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14个百分点、0.08个百分点、0.03个百分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就上述股东股权冻结、信用减值损失增长、资本充足率下降等问题向长沙银行发送了沟通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多家股东股权被冻结或质押

近一年,对于长沙银行来说,恐不易。除了前十大股东中有一半股东持有的股份继续存在质押或冻结问题,该行董事和高管也不断出现变动。

长沙银行公告,6月9日,该行获悉新华联建设持有的约1.39亿股长沙银行股份被司法冻结,同时,其持有的约112.26万股长沙银行股份被轮候冻结。上述冻结股份占长沙银行总股本比例分别为3.46%和0.03%。冻结的原因为金融机构因与新华联及关联方金融债务纠纷采取的诉前保全。

截至6月10日,新华联建设及其一致行动人新华联石油所持长沙银行股份全部被冻结。其中,新华联建设持有长沙银行约1.63亿股,占长沙银行总股本比例为 4.05%,新华联石油持有长沙银行约0.47亿股,占长沙银行总股本的1.18%。二者合计持有长沙银行2.1亿股,占长沙银行总股本比例为5.23%。上述股份均已质押。

长沙银行财报显示,该行2018年上市当年末,新华联建设持有该行约2.89亿股股份,占该行总股本的8.46%,为该行第二大股东。2019年末和2020年末,新华联建设持股情况和排名未变。不过,2021年末,新华联建设仅持有约1.63亿股长沙银行股份,跌至第七大股东。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8年末,新华联建设所持长沙银行股份中就有约2.14亿股质押。2019年末,质押股份数为1.49亿股。2020年末,质押股份数升至约2.89亿股,接近全部质押,且有143.09万股冻结。2021年末,质押股份数为1.63亿股,质押率百分百,冻结数约为0.26亿股。

除了上述股东股权被冻结和质押,长沙银行还有多家居前十的股东股权存在质押情况。

据长沙银行此前公告和2021年年报,今年5月16日,长沙通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通程实业)持有的长沙银行股份中累计约0.75亿股质押,占通程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长沙通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所持长沙银行股份总数的比例为27.07%。截至3月11日,湖南兴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兴业投资)累计质押长沙银行股份数量为约0.55亿股,占其所持长沙银行股份总数的比例为27.43%。截至2月7日,湖南友谊阿波罗商业股份有限公司累计质押长沙银行股份约0.22亿股,占其持有该行股份总数的约9.405%。

据长沙银行2021年年报,当年末,除了上述股东有股份被质押,长沙房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沙房产)所持长沙银行约0.47亿股被质押,占其持有长沙银行股份总数的比例为27.36%。

而且,《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8年末,该行前十大股东中,除了新华联建设,还有兴业投资、长沙房产、通程实业以及另一家股东所持该行股份中的部分股份被质押。

除了上述股东股权问题,近一年,长沙银行董事和高管人员变动较多。其中,除了2021年末董事会换届,董事会人员也有非换届原因的变动。

董事会中,2021年11月10日,原董事、董事长朱玉国因工作变动辞职。今年1月10日,长沙银行董事会会议同意选举赵小中为该行董事长。

2021年4月15日,因工作调整,陈细和辞去该行董事职务。今年6月8日,该行董事会秘书杨敏佳因工作调整辞去该行董事会秘书职务,但仍将担任该行副行长职务(任职资格尚待监管部门核准)。

据长沙银行2021年年报,高管中,赵小中因工作调整不再担任该行行长;伍杰平因达到自然离任年龄不再担任该行副行长;王铸铭和胡燕军因工作变动不再担任该行副行长;郦浤浤因达到自然离任年龄不再担任该行行长助理。

今年1月10日的董事会上,该行聘任了五位副行长。

今年6月15日,长沙银行公告, 6月14日举行的董事会会议同意聘任唐勇为该行行长,任职资格尚待监管部门核准。

长沙银行股东股权被冻结

资料来源:长沙银行公告

资本充足率下降

今年一季度,长沙银行业绩增长好于行业。不过,该行信用减值损失持续增长,同时,资本充足率下降。

据长沙银行一季报,该行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53.87亿元,同比增12.0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21亿元,同比增13.05%,高于同期商业银行7.36%的净利润增速。

营业收入中,公允价值变动收益为0.87亿元,同比下降55.58%。

营业支出中,信用减值损失为15.03亿元,同比增14.73%。实际上,该行信用减值损失呈现持续增长。2021年,该行信用减值损失为66.55亿元,已同比增16.95%。

对长沙银行业绩可能产生影响的还有该行涉及诉讼较多。

4月1日,长沙银行公告一宗诉讼事项。原告为长沙银行广州分行,被告为深涛生活服务(广东)有限公司(下称深涛生活),涉案的金额为借款本金约14亿元以及相应利息。2019年4月,长沙银行广州分行与恒大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下称恒大智能汽车)签订了《授信额度合同》,向其提供15亿元的授信额度。被告深涛生活提供最高额连带责任保证担保。2019年4月29日至2021年4月1日期间,长沙银行广州分行向恒大智能汽车发放贷款共计15 亿元。截至公告日,上述贷款本金余额合计约14亿元。

长沙银行2021年年报显示,当年末,该行作为原告未执结的诉讼标的超过1000万元的诉讼案件合计90件,涉案金额合计约44.05亿元。

资本充足方面,今年一季度末,长沙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52%、10.82%、9.66%,较上年末分别下降0.14个百分点、0.08个百分点、0.03个百分点,也低于当季末商业银行相应15.02%、12.25%、10.7%的水平。

6月9日,长沙银行发布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拟公开发行总额不超过110亿元(含本数)可转换为长沙银行A股股票的公司债券。此次公开发行可转债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支持该行未来业务发展,在可转债持有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

除了拟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长沙银行在2021年3月刚完成净额为58.78亿元的定增募资。2021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66%、10.90%、9.69%,较上年末分别上升0.06个百分点、0.93个百分点、1.08个百分点。但今年一季度末,该行上述资本充足率又已下降。

 

 
田文会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