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管理不到位遭罚!温州银行IPO马拉松何时能冲刺?

机构投资田文会|2022-06-30 15:02|75582

字体大小:Aa-Aa+

 ​温州银行近日因个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证券账户等原因被银保监罚款70万元。而去年该行个人贷款同比大增34.51%

 

《投资时报》研究员 田文会

筹谋上市十多年的温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温州银行)堪称在进行一场IPO马拉松。该行近几年的股东股权问题、业绩波动等可能一定程度影响了IPO进程。而最近该行又领到一张来自监管的罚单。

据银保监会官网信息,温州银行下属分支机构近日被银保监罚款70万元,原因为“贷款管理不到位,个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证券账户”等。《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温州银行个人贷款额2021年同比大增34.51%。

业绩方面,温州银行近几年净利润波动较大。该行净利润在今年一季度同比降33.6%,2018年—2021年同比增速分别为-43.46%、35.84%、-77%、24.29%。增速波动相当明显。

今年一季度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0.94%,较上年末上升0.19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7% ,较上年末下降0.51个百分点。而就在过去两年,该行已进行两轮增资扩股。

温州银行最受关注的可能还是股权问题。

近日,该行一天之内发生了10宗股权拍卖。此前这些股权曾流拍。此次虽然全部成交,但成交价却仅等于或略高于起拍价。

近两年,该行原第一大股东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湖中宝,600208.SH)也让出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而2021年该行增资扩股,有19家浙江当地农商行涌入成为股东。

温州银行的业绩变化和股权变化或也对该行推进已久的IPO产生一定影响。

实际上,在南京银行(601009.SH)等几家城商行成功上市的鼓舞下,温州银行2008年即启动IPO工作。该行当年初的股东大会通过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议案,不过至今仍未成功上市。

2019年2月,证监会官网公布了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下称中金公司,601995.SH,03908.HK)关于温州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计划及实施方案。该方案称,中金公司与温州银行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辅导期大致为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不过,今年4月22日,中金公司官网披露的温州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情况报告已至第十三期。

《投资时报》就上述监管处罚、股权拍卖、净利润下降等问题向温州银行发送了沟通函,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个贷去年增长较快

时隔一年多后,温州银行又因类似的贷款管理问题被银保监处罚。

6月15日,银保监会衢州监管分局决定对温州银行衢州分行作出罚款70万元的行政处罚,原因为“贷款管理不到位,个人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证券账户”,以及“贷款管理不到位,信贷资金被违规挪用” 。

而就在2021年2月22日,银保监会台州监管分局也曾决定对温州银行台州分行作出罚款70万元的行政处罚。主要违法违规事实(案由)就包括“贷后管理不到位,个人经营性贷款资金流入证券市场”。

据温州银行一季报,今年一季度末,该行客户贷款及垫款为1836.08亿元,较上年末增6.21%,高于同期商业银行贷款4.67%的增速。近四年里,除了2019年,其他三年该行贷款增速也皆高于行业。2018年末—2021年末,温州银行客户贷款及垫款同比增速分别为34.02%、15.18%、14.39%、23.91%。相应时间,商业银行贷款同比增速分别为13%、17.32%、13.28%、12.24%。

该行客户贷款及垫款中,个人贷款及垫款在2017年末—2021年末分别为439.7亿元、523.02亿元、464.13亿元、481.54亿元、647.7亿元,其中2018年末—2021年末同比增速分别为18.95%、-11.26%、3.75%、34.51%。2017年末—2021年末,该行个人贷款及垫款占客户贷款及垫款的比例分别为55.65%、49.39%、38.05%、34.51%、37.47%。

上述数据显示,温州银行个人贷款增速近几年起伏较大,其中2021年增长迅速。而个人贷款及垫款占客户贷款及垫款的比例近几年则总体呈下降趋势,近五年的高点在2017年,当年也是消费金融最火爆的年份。与增速相应,该占比在2021年略有反弹。

该行2021年个人贷款及垫款中,占比最高的是个体私营业主经营贷款,当年末为489.25亿元,占个人贷款及垫款比例为75.53%,同比下降2.08个百分点,不过额度同比仍大增30.92%。同时,其它消费贷款为85.08亿元,同比骤增12.15倍,占个人贷款及垫款比例为13.14%,同比增11.8个百分点。该贷款的额度和占比在个人贷款中都增长最迅猛。

上述两类贷款的快速增长也是当年该行个贷增长较快的主要原因。

温州银行遭处罚

资料来源:银保监会官网

净利润波动大

业绩方面,温州银行净利润在2021年全年实现较高增长后,今年一季度出现较大降幅。

一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该行营业收入为15.38亿元,同比增18.39%;净利润为3.38亿元,同比降33.6%。

近年来,温州银行营收和净利润皆出现波动,尤其净利润波动较大。据温州银行财报,2018年—2021年,该行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8.89%、16.95%、0.08%、30.90%;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43.46%、35.84%、-77%、24.29%。相应时间,商业银行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4.72%、8.91%、-2.71%、12.63%。可见,温州银行净利润增速波动较行业高出较多。

具体来看该行今年一季度业绩,营业支出成为净利润最主要的拖累。其中,业务及管理费为5.06亿元,同比增16.9%;资产减值损失为6.29亿元,同比大增166.57%。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今年一季度末,温州银行资产和负债较上年末双双缩水。其中,总资产为3179.87亿元,较上年末降2.1%;负债为2977.33亿元,较上年末降2.32%。负债中的存款出现净流出,当季末该行客户存款为2129.98亿元,较上年末降4.03%。

资产质量方面,今年一季度末,温州银行不良贷款率为0.94%,较上年末上升0.19个百分点。

同时,温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出现下降。当季末,该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67% ,较上年末下降0.51个百分点。

2021年,该行实施增资扩股,发行13.56亿股股份,发行价格为2.95元/股,全部由浙江省内部分农商行定向认购,募集资金40亿元。此次增资扩股后,该行注册资本从约53.36亿股份增加至约66.92亿股份。

实际上,该行2020年刚实施了一次增资扩股,发行约23.73亿股股份,发行价格为2.95元/股,募集资金70亿元。

两次增资扩股,使得温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2019年末的8.53%升至2020年末的9.27%,并进而升至2021年末的10.18%。

股权变动频繁

随着温州银行IPO马拉松进程的持续,该行的股权问题也日益受关注。同时,股权也直接关系到该行的公司治理。

今年以来有多宗该行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拍卖。最近的拍卖多达10宗,于6月17日结束。其中,5宗拍卖的股权为浙江木子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木子贸易)持有,总计2379万股,另5宗拍卖的股权为新明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明集团)持有,总计2357万股。成交价基本略高出起拍价或等于起拍价。比如木子贸易的一宗500万股拍卖起拍价为1136万元,成交价为1142万元,远低于该拍卖标示的市场价1775万元。

温州银行2021年年报显示,2020年末,木子贸易持有温州银行2855.16万股;新明集团持有温州银行约1.71亿股。温州银行称,由于该行实施增资扩股后个别股东持股比例未达5%以上和个别股东派驻董事辞去董事职务,截至2021年末,新明集团、木子贸易等六家单位不再为该行主要股东。

温州银行大股东在近两年也发生变化。2020年,增资扩股后,新湖中宝由第一大股东降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由18.15%降至10.81%,第一大股东变更为温州市国有金融资本有限公司。

新湖中宝所持温州银行股份还长期存在质押的情况。2019年末—2021年末,新湖中宝所持温州银行股权的质押率分别为40.65%、37.91%、37.91%。

另外,据温州银行2021年年报,该行当年增资扩股后,多达19家浙江的农商行成为该行股东,这种情况在银行中较为罕见。这19家农商行合计持有温州银行20.26%的股权,仅次于第一大股东的25.33%。这也让外界揣测其对于温州银行的公司治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温州银行2021年年报显示,当年6月,叶建清辞任温州银行董事长职务。同时,该行董事会会议选举陈宏强为董事长。陈宏强曾任浙江温州鹿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鹿城农商行)董事长、副董事长。鹿城农商行为2021年进入温州银行的19家农商行之一。同时,该行2021年新聘行长邢岛此前任浙江岱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田文会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